首页 > 石坛论道


“水草”谈
(高鸣)

 


巴林石中有一种奇妙的水草石(产地人称水草花)。说它奇是因为它太妙了,妙不可言。正如我国著名工艺美术大师倪东方所赞誉的:“奇石千古秀,异花四时新”。

说水草奇,奇在色彩。一块带有水草线的巴林石,经过加工开发,一枝枝一片片水草便跃然石上,有形有色,纤秀柔美,亭亭玉立,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

水草的色彩在普通人的眼里一直是个谜。一块普普通通的石面上,竟然有黑、红、绿、棕、黄、白各种颜色。有的在缕缕黑、绿的草丛间,夹有斑斑点点的红色,如同花果飘香,芬芳醉人。还有的石面上既有艳红的鸡血,又有各色的水草,托浮在透剔的地子上,靓丽动人,相映成趣。

根据地质学家研究认定,巴林石是在1亿4千万年前受火山热液蚀变作用而发生高岭石化形成的。在巴林石形成的晚期,一些硫化物和其他矿物质沿高岭石的裂缝贯穿,或斑布、浸染,由硅、钙、硫、钾、钠、锰、铁、铜、钛等元素侵入高岭石,成为其肌体的一部分。由于这些金属离子的浸染,造成了巴林石的五彩缤纷。其中,黑颜色的水草是由锰离子浸入形成的;红、黄、棕色是铁离子浸入形成的;绿颜色则是由铜离子浸入形成的。

说水草妙,妙在形态。水草花的形态既有规律,又富于变化。石中水草与大自然的草木,与其说形似,不如说神似。它不但姹紫嫣红,而且千姿百态,鬼斧神韵。各式各样的水草,有远有近,有粗有细,有的弱不禁风,有的茁壮成林,有的依山傍水,有的热烈奔放。有的像丝丝垂柳,迎风起舞,婀娜多姿。有的地子冻透,迎光反窥,分外妖娆。有的剑拔弩张,直指苍穹。好像在向宇宙宣誓:要把大地染绿!

天然草木是大地的生机,水草花是石中瑰宝。看到它们,我们不能不想象那个火山爆发、沧海桑田的大变动时刻,不能不敬佩那上亿年的久远历史,不能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石中珍奇。


 

珍品石展示

巴林玻璃冻鸡血对章


花开富贵


女儿红
更多珍品石>>